第642章:不受了(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车子一直往前行驶着,司机频频在调整自己的蓝牙耳机,眼睛从后视镜投向宋青葵。

宋青葵手肘撑在车窗边,看着窗外的路,轻轻说了一句,“这不是去西山的路。”

司机并没有当回事,只是兀自往前开,“先生让我送您回去。”

他的声音轻描淡写,只将顾西冽的话语奉为圣旨,丝毫不把宋青葵的话语放在心上。

她就是富贵人家养在后院里的菟丝花,天气晴朗了就能被人带出来见见太阳,不需要被征求意见。

宋青葵听出了司机话里的意思,忽觉有些好笑,她扬了扬唇角,无声的笑了一下。

她觉得顾西冽很有意思。

他变成顾傻子过后,是真的完全不会‘尊重’这两个字,或者说他的字典里已经失去了这个词语。

他宠溺她,带着一种施舍,像豢养一只猫儿,一只雀儿,给予温暖的窝,温暖的怀抱,但是却绝对不会蹲下来平视她,与她好好说上一句话。

居高临下,生杀予夺。

他享受并且习惯这样的掌控。

就像她明明说了很多次,祈求许多次——

你不要订婚好不好

不要跟她在一起好不好

不要订婚呀……

顾西冽并不当一回事,他完全不放在心上,好像笃定了她离不开他,逃不脱他的西良苑,他的桎梏,他的牢笼。

为什么

宋青葵看着阳光自葱茏树木的罅隙里洒了下来,闭了闭眼,本来一切温柔都是假象,她真的已经受够了。

这种上一刻还在温存,下一刻就要自她心口插上一刀的日子。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