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捡个弟弟(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对,赏金虽然是能够买到很多吃食,但与师父比起来,他当然还是选择要师父,所以,他果断同意坊首大人的要求,用密信换师父的命。可当他跑回去向师父要那封密信时,师父却是不同意将密信交给坊首大人。

师父自知回天乏术,便烧了那信,将御甲少年的下落悄悄告诉了小更夫,要小更夫亲自去求见晋王,得了赏,以后的生活也能有个着落。交代完这些,师父便撒手而去了。此时的小更夫对赏金早已完全失去了最初的兴趣与热忱,他什么也不想要,只想要师父回来,便趴在师父的尸身旁边,哭累了睡,睡醒了再哭。

不想,即便师父已死,坊首一伙人仍不肯放过小更夫,将他抓了去,毒打逼问。那鞭子抽在身上,是如此的痛到彻骨,每一下,都令他多看清一分这个残酷的世界。以前有师父为他挡下了这一切,现在,只能由他自己面对了。

求生的欲望让小更夫想起了师父临终的交代,他决定,照着师父的话去做,于是,他趁着夜深人静,钻了个空子,从被关押的马厩里逃了出来,从此,便开始了一边躲避坊首一伙人、一边找机会求见晋王的颠簸亡命之路。

奈何,晋王府守备森严,他这样的一个“小叫花子”根本就无法接近,也没人肯听他说些什么,唯一给他的便是叱骂与拳脚。今日,他听闻街上都在传说晋王正于西郊桃园设宴,便一路寻了过来,却依旧是无法见到晋王的面,还险些成了刀下亡魂……

听了小更夫的这番遭遇,公输檠百感交集,心里极不是滋味儿。

她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小更夫,自己便是晋王悬赏寻找的御甲少年;她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小更夫,那封突然出现在他们更夫房里的匿名密信,就是她留下的!

刚刚,公输檠跟,她喝过一碗其师父烹的竹叶茶,并没有讲明原委。

其实是那日五更前,她与班槊在房檐上听了师徒二人的一番对话之后,她觉得那个一直在念叨着想要赏金去买“五花果子、水晶肘子、粟米团子、四喜丸子”的小更夫甚是可爱,亦觉得那个即便没钱给徒儿买吃食也不愿为利折节的师父甚是可敬,于是,趁着他们离开去打五更的空当,潜入他们的更夫房,留下了一封密信,言明自己下落,并要他们尽管去上报晋王领赏金,领来给孩子多买些吃食。而当时,她刚于滕王府里折腾了一番,口干舌燥得紧,便顺手端起更夫房桌上的一碗茶喝了,正是竹叶茶。

万没想到,那一封密信,不仅没能让他们领到赏金,反倒是给他们招来了此等无妄之灾、杀身之祸!

公输檠的拳头攥得紧紧的,紧到骨节“咔咔”直响。

“哥哥,你怎么了”

听到问话声,公输檠回神看着小更夫,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你师父曾说过的一句话,皇室的赏金,果然不是易得的。”

听到“师父”二字,小更夫的眼皮便又垂了下去,眼泪也“吧嗒吧嗒”又开始滚落“师父的尸身,尚在坊首大人那里,我本想着,见了晋王,求一个恩赏,要回师父,可是……都是我没用……我对不起师父……呜呜呜……”

见他又哭,公输檠也不知该如何哄,只好说“哎呀,哥哥允诺你,一定把你师父接回来,让他入土为安。”

“真的”

“你不哭,便是真的。”

闻听此话,小更夫立时便不哭了,昂着苹果脸,忍着抽泣,胡乱擦了两把眼泪,这一抹可是匀实,和了灰与泥,一道白一道黑,花狸子似的。

惹得公输檠微抖唇角,想笑,却又觉得心酸,便学着小更夫师父的口吻嗔骂了一句“真是个痴傻竖子!”

有些事情,不遇到、不知道,也便罢了,既遇到了、知道了,就不能当是不存在,正如眼前这小更夫的事。何况,对这件事,公输檠心里存着一份深深的愧疚,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过去的。所以,即便自己肩上的担子早已重得如山,她还是要把这块路边捡来的石头背上身。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