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以毒续命(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这着实令公输鱼大吃一惊。

她未敢妄动,先做分析能致荷儿如此,有两种方法,一是以高绝深厚的功力将其震伤,二则是下毒。若真有这般功力高绝者在附近,班九不可能察觉不到,那便只能是被人下了毒。

于是,公输鱼赶紧在荷儿身上查找下毒痕迹,但见其发间、耳后、手脚处,囟会、风池、手足三里等几处关键穴位,皆无异样,直到她轻轻掀开荷儿穿在外层的罩纱,方才发现一根细针,正插于其左肋之下的章门穴上!

公输鱼拔下那针,捏于手中细看

只见那针长三寸,入穴寸余,针尖处除了有血,还有细微的黄色物质,细细嗅之,有淡淡腥甜,却又有别于血的味道……是火陀骨!一种能够于不知不觉间磔人腑脏、致人死亡的毒。这毒可是不常见呀。

另外,就在鲜血与火陀骨这两种本就极易混淆之味的双层遮掩之下,此针上还附有一种更加浅淡、更不亦被察觉的特殊味道,悠悠绵绵、似有若无,公输鱼只觉得有点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究竟是何味道,好似某些曾于眼前一闪而过、未及看清的画面,只留下一个模糊的残影,便跑去了重山之外,而此刻,竟又忽地一下自辽远之处,直接扑回到眼前,“砰”的一声,与那个模糊的残影切合无隙,却依旧还是看不清。

既看不清,便先不管它,只说这火陀骨。此毒毒性极为刁钻,因运行温慢而不易被察,却基本就是沾之则亡。若是早一点发现,或许还能试着救一救,奈何此刻荷儿已是腑脏碎裂,任神农在世也是回天乏术。

——谁会使用这般罕见之毒为何要毒杀荷儿又是何时出的手

公输鱼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在荷儿忙着从京兆府门前逃离,往人群外面挤的时候,被人暗中下了这毒针。算算时间,火陀骨温慢,此刻毒发也是对得上。

看来,从刑部尚书府到京兆府,这一路招摇,不只是招来了荷儿,还招来了另外一股暗中观察着这一切的势力!公输鱼发现了荷儿,这股势力则是发现了“公输鱼发现了荷儿”。为免荷儿对公输鱼说出不该说的话,这股势力便先行将荷儿给灭了口。

——这股势力能够如此急速、准确、果决、且隐蔽地赶在我之前下手,级数必是在我等之上,只是,他们究竟怕荷儿会说出什么呢……无论如何,既是荷儿尚有未说出的话,那我断不能让她现在就死呀……

思至此处,公输鱼掏出一个黑瓷小瓶,取了一颗药丸,展于掌中看了一眼,也未多作迟疑,果断塞进了荷儿口中。

不是救命良药,而是致命毒药!

此毒药中含有曾青、丹砂、石英,其性凶烈,能于瞬间吸取人之精气;于正常人,可致幻致死;而于此刻已然无救的荷儿,却是可以聚集起刹那神智与气力;若能助其说出自己因何而死、死于谁手,便也不算她枉死了。

毒药刚一入口,荷儿眉间便是一蹇,好似有一股强大吸力,骤然旋于眉心,倏地收紧,将那些正在慢慢散去的元神游丝附住、聚拢,盘作一团。

荷儿慢慢睁开了眼睛。

公输鱼忙问“荷儿,你可知是何人要杀你”

听到问话声,荷儿将空洞的视线聚焦,似乎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看清楚眼前之人是谁,可她似乎并不打算回答问题,只是自顾地喃喃道“表少爷,谢谢你肯放过我……我、我并未将小更夫之事告知二姨娘,你放心,他很安全……表少爷便是为了这个,才设计引我出来的吧……”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