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阴诡伏笔(1 / 3)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雨针本就是极为难防的顶级暗器,但凡发出,绝不虚落,更何况是在如此近的距离射出,根本就没有躲闪或抵挡的可能。

公输鱼一凛,直到此刻,方觉出真正的危险。

雨针已出,电光火石闪瞬间,生死就在眼前,她只得紧急触发背后机关。

“嗖”的一声,机甲鸢瞬间振翅而开。

那鸾鹏巨翅张开的刹那,便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后拉力。公输鱼借着这股拉力,顺势后仰,直接被拉出了亭外,并于机甲鸢为她争取到的须臾片刻间,赶在那雨针追上她之前,急将腕上的一串檀木香珠抛出。

那串檀木香珠,在被抛出的一霎,自行开裂,九颗木珠逆向迎着九根雨针。珠爆,针落。“噼啪”声连响八次,惊起空中一片暗红色烟尘。

没错,是响了八次,不是九次,因为,有一颗木珠意外地没爆!

公输鱼心里一惊木珠失灵了怎么回事!

她马上想到,几个时辰之前,在拂云阁,她曾以此串珠挡住了腕间脉门,阻了滕王的手底杀招。

当时,滕王的手指被此串珠阻挡,未动声色,也未多作停留,只是轻触了一下随即收手,不想,竟是不声不响顺带着就做了手脚!然后便是悠然静待公输鱼再遇危机时,突然出招失灵,惊慌失措,亦如此刻。

如何能料到,表面上的危险虽来自眼前的瘦高男子,可公输鱼却是因了滕王早先埋下的一撇伏笔而与死神擦肩!!

滕王这般阴诡心思,真真是令人思之神颤……

好在公输鱼自小便是在各种机关暗器中摸爬滚打着长大的,对它们再熟悉不过,故而,心中的惊诧并没有延误手上的应激动作——暗红色烟尘后面,她徒手捏住了已飞至眼前的第九根雨针!

刚想舒一口气,

却又赫然发现,瘦高男子的整套动作尚未完结!

原来,瘦高男子并非只是简单地丢短刀、射雨针。那把被他丢掉的短刀根本就没有真的被丢开。那刀柄上设有机关,在被右手丢出的同时,自行旋转,绕着瘦高男子的后身转了半个圈,暗中复又回到了他的左手里。竟是一个迷惑人的假动作!

就在公输鱼被机甲鸢拉出亭外,忙于以檀木香珠抵挡雨针的时候,

瘦高男子提刀而起,腾空而上。

就在公输鱼一边应对心中惊诧,一边徒手捏住没被爆掉的第九根雨针的时候,

瘦高男子手底刀光一闪,如九天之上的无声雷电,于暗夜劈下,震破了四野八荒,划过了公输鱼的脖颈……

时间凝了片刻。

无月的夜色,越发的深沉。一团一团的黑云,默默流淌,涌向天阍。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