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洒扫仆役(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今日,寺监给他们安排的是洒扫东跨院里的两排厢房。

酉时将至,公输鱼走在前往东跨院的小径上,刚一转弯,便被一只凭空伸出来的手,冷不丁地一把拉到了路边的树丛里!

“何人……”

“嘘——”

惶然被吓了一跳的公输鱼定了定神,就见,“半路劫持”她的竟是湛澄鹿鸣等人,“你们这、这又是要唱哪出呀”

湛澄以眼色安排身后的另外两名学子去路口把风,这才神神秘秘地说“你可曾注意到,早课时,世子一直在盯着你看呀”

“啊有吗”

湛澄急切道“当然有了,咱们可都看得清楚呢!”

“那、那又如何呀”

湛澄瞪眼道“那很危险!你当心小命不保!”

公输鱼挑着眉角,被他弄出了一头的雾水。

鹿鸣见湛澄说不清楚,便把话头接过来解释道“我等实在是因为担心鱼公子的安危,情非得已,方才如此下策唐突,还请鱼公子勿怪。”

“担心我的安危究竟何事呀”

“鱼公子容我细讲,事情还要从半年前说起。那时,政史院里有一名叫梓归的学子,为人刚直率真,不摄于世子淫威,曾因看不惯世子霸道横行而当众顶撞,不想,没几日,便遭了世子毒打,直至伤重不治、撒手人寰……”

听到这话,公输鱼一诧“世子打死了人后来呢可有经官”

鹿鸣摇了摇头“梓归的父亲只是帝都守备军副参,官位卑微,如何能与赫赫定西公府对抗大理寺将梓归之死定为意外摔伤致死,有传言称,此乃圣意暗示,故,梓归的父亲也不敢再多言半句,随后便被兵部以升迁调任为由,遣去了北境戍边,全家都离开了帝都……”

公输鱼先是微微垂了垂目,继而问道“可有人亲眼得见世子毒打梓归”

“当时事发在东跨院,待众人赶到时,梓归已然亡故,而现场只有世子一人在,且,世子自己也承认了是他所为。”

“世子自己承认了”公输鱼喃喃地重复了一句,眨了几下眼睛,随即轻松一笑,“你们可是怕我也会如那梓归一般,遭了世子毒手呀”

见公输鱼竟还笑得出来,湛澄又瞪起了眼睛“你听了梓归之事,当知世子是何等阴狠毒辣,竟还笑得出来今日你要去东跨院与世子做洒扫,咱们在这里截你,便是要陪你同去。人多,世子必不能对你动手。”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