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世子侍寝(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你,这是在威胁本王吗你就不怕本王现在就杀了你!”成玦面色阴冷,宛如一块镇于地底玄冰中的白玉,冲破了封印,周身散发着极寒之气,正欲冻凝了这整片天地。

他蓦地伸手,冰凉的指尖一下便点在了公输鱼心口的大穴上!

公输鱼竟是连挡也不挡,脸上亦无半点惊恐之色。

“殿下,刚刚过了,你,杀不了我。”

“是吗要不咱们试试看”

成玦指下稍稍一使力。

公输鱼的呼吸跟着一窒,却仍是不挡,坦然自若,如一朵只肯在暗夜里独自绽放的孤芳,擎着黎明前的一抹寒凉,无人可折其傲、无物可染其美。

不知为何,成玦脑中突然想起了昨夜于藏贤阁黑暗中,那砰然入怀的一撞微痛,还有那软唇掠腮的一触微凉。

此刻,这人的命门再次捏于他的手中,竟不再如昨晚那般,百种花样、设计而逃。

——如此放心将性命交于我的手中哼。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公输鱼。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不是不敢,而是不能。世子就在隔壁,我死之前定能将他引来,以他的秉性,断不会为殿下遮掩杀我一事;到时候,晋王得知我死在殿下你的手中,殿下一定会比这令牌进了刑部还要更加麻烦;而且,以殿下对我的了解,当真觉得我会不留有后手,就敢贸然来与殿下做交易吗殿下心思无双,当能权衡利弊,算得清此时该做的,不是杀我,而是与我合作。”

听了这番话,成玦微微低目,似有所思,指尖随之一顿。

公输鱼顺势后撤半步,脱离了成玦的控制,同时将自己手中的那块令牌,放到了成玦空悬的手上,“殿下,小人不想与您为敌。”

成玦的目光掠过,焦点并未落于令牌,而是落在了拿着令牌的公输鱼的手上,具体说,是手背处那一片尚未消散的淤青,随即,释释然一笑,“好吧,那便合作。”

成玦松口了。

公输鱼的眉宇却又蹙了起来。

她盯进成玦的眼眸中,就见那潭底墨玉的裂缝深处,仍旧是不见底的幽凉——

眼前这人,何等的阴微不露,谁也别想能够看到他真正的底。他又岂会是甘心受别人威胁之人退让、示弱、演戏,一直都是他最擅长的伪装。

刚刚上演的一番“被逼妥协”,无非是因为,此时与我合作,本就是他所愿。焉知他不是早就算好了时间、摆好了姿势,拿着这座灯翕,在这里,等着我入罗网

看来,他定是又在宫中布了什么局,而此局中“控制宫中灯翕”至关重要,故,即便我要求他带我入宫,他也是不得不冒险应允。

这条狡猾的美男蛇,到底在谋划什么也只能等宫中一行,再探究竟了……

忽地,

“公输鱼!公输鱼!你在哪里你可是又在耍赖!”刺啦啦的喊声,如一卷烈风般刮了过来;不用看,也知道是世子大人杀到了。

成玦即刻拂袖,将令牌收起。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