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 三个男人(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就见那侍卫跑至左鲲跟前,拱手禀告道:“大人,属下们刚刚在这思贤园后面巡逻,抓住一名意欲潜入思贤园的可疑人,并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把弯刀和一本书。请大人示下。”

“带上来。”左鲲微眯着眼睛。呃,或许他并没有眯眼睛,可他那一双刀缝眼,看上去总像是在若有所思地眯着。

说是带上来,实际上是由两名侍卫架了上来。那所谓的可疑人,单薄的身子裹在宽大的襕衫学子服里,像一团皱巴巴的纱布一般,被扔到了地上,随即猛咳了一下,一线血丝便挂到了嘴角边,很明显,是受了相当严重的内伤。

按说,此等程度的内伤,绝非是普通侍卫们所能做到的,但这可疑人又确实是由侍卫们抓住带过来的。

这便要说说这位可疑人刚刚经历的一番“奇怪”遭遇了:

方才,他趁着思贤园前院这里的纠缠与混乱,悄悄潜入无人把守的后院,然,一进入便遇到了一名似乎是早已等候多时的高手。那高手身法奇绝,他都还没看清招式,便被一脚踢得飞出了园子,恰好落在一队侍卫们脚边。侍卫们二话不说,接力一般,将他架起,直接送来了前院这里……

此刻,还处在“蒙圈”状态的可疑人,微微抬头。

人群里马上响起了惊叹声。

谈傲的眼睛更是瞬间瞪成了铃铛。

仓临!

“仓临,发生了何事谁将你打成了这样!”说着,谈傲便要上前去扶仓临。

毕竟,仓临可是他身边一个非常得心应手的跟班儿,不管是在课业方面还是在生活方面,常常助他出谋划策,帮了不少的忙,更重要的是,这个跟班儿,还因为他而被人囚禁了半年之久,刚刚才逃出生天。

“世子且慢!”左鲲一步跨出去,横臂将谈傲拦住。

“左大人,方才你不让本世子接近公输鱼,现在又不让本世子接近仓临。你这般一次又一次地阻拦本世子,究竟意欲何为!莫不是你仗着自己年纪大,就以为本世子不敢与你动手了!让开!”

左鲲哆嗦了一下,却是并不退让。

谈傲骤然蹙眉。他素来重义气,哪怕只是身边的一个跟班儿,他也会当作兄弟手足来对待。见兄弟被人重伤至此,他自然又急又恼,此刻阻拦与他,无疑是嫌弃命长。就见他眼中怒火燃起,不管不顾地抬起一掌便劈向左鲲!

左鲲本就是文官,面对世子这虎狼般恶狠狠的一掌劈来,也只得舍了这一身的肥肉,把眼一闭,提前为自己默念超度经了。

那万钧之掌,携着烈风,火辣辣地从高处劈下,其势足可断钢磔铁!然,下一瞬,竟是生生地被定格在了半空中!

在周遭众人被惊得瞪大了的眼睛里,映出的是:一根细细的墨斗线,将世子高扬的手臂死死缠住,绷直的另一头,当然是牢牢地攥在公输鱼的手里。

此刻敢拦且能拦世子的,有且只有公输鱼了。

“公输鱼,你终于肯站出来了,本世子还以为你要躲我一辈子呢。好,既然你站出来了,那就过来把话与我说清楚!”谈傲将手臂顺势一拧,再一绕,便将那墨斗线抓在了手里,狠狠一拽。

那霸道之蛮力,直接把公输鱼拽离了地面,腾空而起,越过那些挡在中间的侍卫,越过那些横作屏障的长枪,朝着谈傲飞来。

时光恍惚倒流,回到了初见那时——你在线的那头飞,我在线的这头等,等着你飞入我怀中。那次,你施计耍滑,打落了我的牙齿。这次,断不会再让你故技重施……

谈傲直盯着空中那一抹如虹一般的玲珑之人,静待其携芳入怀。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