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章 步步心机(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这一路上,成玦与公输鱼遇到的所有宫婢、掖奴与站岗巡逻的常侍军们,不知何故,竟全都失了常,在看见他俩的瞬间,不是翻了手里托着的果品茶盏,就是踩了前面侍卫的脚后跟,连带着摔倒一片。大有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之势。

而到了奉龙殿外阶下的平台上,那些守规矩早早地赶来等候见礼的众家皇亲重臣们,看见他俩,更是面面相觑,先惊,再呆,继而窃笑,议论沸然。

这是何故

公输鱼眉间微皱。她知道,以滕王的绝华气质和非凡品貌,当是所到之处,无不牢牢牵引着众人的视线,可是,自进宫一路至此,所遇这些人的反应,似乎不太像是被滕王的绝色所震呀,如何还有些明显的鄙睨讥讽之意呢

遂,公输鱼悄悄侧目,又打量了滕王一眼,方才幡然顿悟竟是因为那红红白白满襟的唇脂面药!

原来——

成玦不想让自己身着朝服的雍容尊贵之姿,被宫中朝中这些人看了去,从而引发猜疑忌惮。那还有什么能比干脆弄脏朝服更好的遮掩之法

他故意磨蹭着迟到,故意穿着脏衣服来见礼。这才是众家贵人们眼中“心智不全的五皇子”应该有的荒唐样子。

十字街口那场热闹,他当然不是平白停下来去瞧的;脂粉盒子砸过来时,他更不是平白挺身替公输鱼挡的。这条阴微之蛇,果真是处处见心机、步步皆为营……

滕王这般心机,那些目光短浅之人,断是不会明了。他们,只能看到眼中所见

“瞧瞧!瞧瞧!这不是咱们的五殿下吗下官有礼了。哎五殿下,您这是把衣服从染缸里捞出来就直接披身上了吗还是您终日眠花宿柳,温柔乡里的酒浆又喝多了,自己掉进染缸里去了呀”

“哈哈哈哈……”

“哎哎哎,你们懂什么咱们五殿下素来注重装典,今日所穿定是今夏流行的最新款服。多别致呀!整个帝都,独一份儿!待会儿见了圣驾,陛下瞧了一定龙颜大悦,说不定还能与五殿下奖赏呢!”

“哈哈哈哈……”

“若是真有奖赏,要不咱们也学着五殿下的样子,来一件同款如何”

“去去去!你当咱们也傻呀……”

“哈哈哈哈……”

成玦昂首伫立,欣然沐浴在众人的异样眼光和讥讽嘲笑中。

大鹏搏击于九万里之上的长天,对于那些辗转喧嚣于枝间的燕雀,如何能值得他斜睨一顾

公输鱼抬头看天,但见日光淡哑,隐在云层之后,正如此刻的成玦,同样也是将自己的光芒隐在寻常人看不到的暗处。

寻常人是看不到,公输鱼却是可以看得到。

她知道,终究,日光会冲破层云,散发出万道金辉;她更知道,成玦的光芒,也终将闪耀人前,令万人臣服、皆伏跪于其脚下……

一名年长掖奴,从偏殿里出来,满脸焦急地张望,瞧见了滕王便是大喜,慌忙俯首弯腰小碎步跑过来,先施一礼。

“滕王殿下,您可算到了。晋王殿下交代,您到了便请您即刻随老奴入偏殿。诸位王爷都已在偏殿等候多时了,这便要入正殿向陛下谒礼呢。”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