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八章 蛇之魅惑(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那些情愫,既是如何也理不清,便果断丢掉。公输鱼晃了晃脑袋,晃掉脑中的纠葛缠绕,走近前来,说道“这可不是我想管你,是为了大局,不得不管。”

她这话颇有些输人不输阵的气势,也不知是要说给谁听,说完了,方才心安理得地蹲下身,将成玦扶起,让他靠坐在树干上,拉过他的胳膊,为他把脉。

当她的手指触到他的腕脉时,刹那间的凉,令她惊心。

——正常人体,温度怎会这么低就算是冷血的蛇,也不该这般寒凉。看来是真的“重病”发了!

公输鱼不敢再迟疑,背起成玦便走,竟是忘却了自己的腰痛。这猛地一抬脚,疼得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嘶……”

为了缓解腰痛,公输鱼只得旋出指间利刃、斩落几根柏枝,拿在手里,三两下削磨拼插出一个护甲,卡在腰封处,继而又折了一些荆条,将她与成玦的身子固定在一起,以此帮助自己一个人支撑她与成玦两个人的体重。

装备齐全后,公输鱼就这般背着成玦,开始在雨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成玦趴在公输鱼的背上,悠悠慢慢地呼出微弱的气息,伴着特有的温雅清香,喷撒在公输鱼的耳旁,如南国熏风轻拂,揉出万千心结,再一一熨平撇去,只勾出倏倏的痒。

而他软软湿湿的唇,更是随着道路的深浅起伏,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公输鱼的侧颈,那每一道唇褶里似乎都藏着细腻的笑容、馨绵的耳语,所到之处,如撩如灼,若星火微闪,四季的花皆在那一刻盛绽。

——真想不到,你这美男蛇,即便是在昏迷着,还是一样不忘记魅惑人哈。

公输鱼被撩蹭得直觉体内如着了火一般,身上的湿衣服都能自行烘干了,奈何,背上却是压着一块无论如何也暖不热的寒冰。如此内热外冷,夹击着她哪哪都疼的身子,每走一步,都像是翻越一座高山般辛苦。

她不由地开始想念起了班九。

——猫兄,此刻你在做什么呢多半是趴在暖呼呼的被窝里睡大觉吧。夜雨叩檐,最当安眠。何等的享受。你可知,我现在有多惨呀

接着,她竟也开始想起了谈傲。

——臭屁世子,你有没有又做出什么奇葩的滋补汤啊,真想喝上一口呀。小爷我都一整天没吃过东西了,现在还得干这倒霉的力气活儿。

若是跟班九,或者谈傲在一起,定是公输鱼欺负着他们,趴在他们背上,舒舒服服地让他们背着走。

而此刻,跟成玦在一起,却是她公输鱼被欺负着成了驮人的牛马,不得不负重前行。

莫不是一物降一物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端的是太大了……

==============================

雨,似乎是越来越大了。

如苇如席的雨幕中,飘摇不稳的烛火几乎全被夜色吞噬了,青瓦金殿皆失了颜色,四下里更是阒无声响,此刻全然不像是在皇宫里,倒是更像在某处被水雾半遮半掩的深山密林中。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