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四章 解毒之迷(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公输鱼手里把玩着那枚小竹片,坐回到床榻上,进一步解释道,“就是刚刚你提醒我的那一个字‘躲’。滕王即将于朝中掀起大风浪,我们若不想被波及,便是要如你所言,只能躲。原本,我欲借晋王过桥入朝堂。现在看来,成玦的这场大风浪定不会放过晋王。我还是先不要着急确立阵营,且看这场风浪过后,谁输谁赢,朝堂又将会是怎样的新格局,再做打算吧……”

班九安静地站在那里,似是在认真聆听,又似根本没在听。

公输鱼一边说话,一边以膝支肘,手掌托腮,昂头看着班九,像是在看一件赏心悦目的工艺品精致若雕的五官,带着微微凉的清秀之气。两日未见,猫兄还是这般出尘若仙。虽是在夏日,然,炽烈的阳光与浮躁的温热之气,游荡至他身周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降温沉凝下来。

待公输鱼一番喋喋过后,班九忽地没前没后、毫不搭干地开口问道“谁伤的你”

嗯伤……公输鱼反应了一会儿,方才想起,哦对,自己确实是受伤了,在对付鹂妃的时候,为了启动怀里的傀儡娃娃“老二”,不得不自行扭动脖颈,从而被鹂妃的短匕划伤了颈侧。

她当然不会告诉班九她是为了启用老二才受的伤,否则,老二一定逃不脱其“前辈”初代傀儡娃娃那般被班九一指化灰的悲惨命运。

“哦,昨日诸番奔波,许是不小心被树枝、毒藤给划的,一点小伤,不打紧,你不问,我都忘了,嘿嘿……”这倒是实话,她真的把这伤给忘得干干净净了,“哎猫兄,可是你给我解了这伤口里的毒呀”

“伤口无毒。”

班九答得淡定,公输鱼却听得不淡定了。

无毒!

昨日被鹂妃以短匕抵颈的时候,她明明嗅出了刀尖是被抹了毒的。只是生死关头,没得选择,不得不冒险一搏。被带毒与不带毒的刀划伤,感觉完全不同,她曾受过特殊训练,对天下之毒均不陌生,又怎会分辨不出

公输鱼赶忙跳下床榻,跑到几案边,拽过铜镜来照,但见自己颈侧那道划痕,已然开始愈合,只是还有些微微泛红,实实是无毒之相。

——不是猫兄给我解的毒,那这毒是怎么解的还能是自行化了不成

公输鱼放下铜镜,微微拧眉,越想越觉得奇怪。

昨夜被那带毒的短匕划伤后,她先是自行封住了颈部穴位,阻止那毒扩散入体,继而一直计算着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之后的所有事、返回国子寺。

可不知为何,回来以后她竟是把要先解毒的事给忘了个干净。

不,细想想,似乎并不是回到国子寺之后才忘的,而是在路上,在那地下甬道里,走着走着,她就把自己需要解毒以及受伤的事都给忘了。

按说,那带毒的伤口一直都在隐隐地疼,是不可能被如此干净地忘却的,究竟是何时开始不疼的呢

问谁问自己,不知;那便只能是问当时与她在一起的人了。

而从她受伤后直至返回到国子寺,这一路上,她就只接触过一个人——成玦。

难道是他暗中做了什么手脚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