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一章 银针裂雨(1 / 1)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彼时,邓寿秉承先祖遗风,一颗丹心、满腔热血,看不惯国之虚、官之假、民之苦,只为游说当权者卫国安民,理想化地以为,能以一人之力改变一个王朝的经世积恶,结果出师不利、遇人不淑,被湘王蒙骗利用,于凤府闻雨亭内对公输鱼频下杀招,最后落败,因无法与湘王交代,又不想连累家族,更重要的是他看清了这世道,明白了自己的理想根本行不通、实现无望,便宁折不弯地选择了自绝。

公输鱼惜他一身的本领与正直的秉性,阻了他自绝,并暗中启动闻雨亭下机关,瞒过湘王与众人耳目,将他救下,而后又施计开启了倚月庐,得到了楣夫人的帮助,将他秘密安置于凤府内养伤。

邓寿擎着一颗光明磊落的赤诚之心,为践行理想,舍了罗衣、舍了富贵,英勇无畏、直冲直撞,终不过落得一个理想破灭、伤痕累累的下场,本已心灰意冷、万念皆炬,然,公输鱼的所作所为却是让他看到了另一种生存的可能和另一种获取成功的方式。

他看得出来,公输鱼跟他一样,都是心中藏着大事的人,而公输鱼的大事实现起来,很可能要比他难上百倍千倍,但公输鱼从不会因前路茫茫而灰心,即便步步惊险、处处碰壁,也是坚定地虽万千人吾往矣,直路走不通,立即转个弯,隐其形,曲线潜行,继续朝着目标前进。

是啊,想必先祖当年周游列国推行主张的时候,也不会是一蹴而就、一役而成。实现理想,岂会是易事既如此,何不与公输鱼学一学想要改变这个世道,就先适应这个世道。

于是,他将理想藏进心底,收起了往日的执拗刻板、强撑硬碰、毫不变通,戴上了一张与现世相匹配的“假面具”,以羽隹之名,重启新生。

他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公输鱼的“团伙”,与之共谋大事。在楣夫人的安排下,他于茂通坊经营这家金玉铺子,一方面可以用邓氏一族在商业领域的天赋异禀来赚钱、储备金银,为将来的大事提供物质保障,另一方面则是于这闹市里,方便收发各种的消息。

邓寿改名换姓,是为躲避湘王的追查,也是为了跟过去那个固执不懂变通的自己做个了断。而他改名为“羽隹”,则是将“翟”字拆分。翟,本就是墨家鼻祖墨翟的名字。以此表明,如今的他,身为“邓陵氏之墨”的后人,并未改变秉承先祖忧国忧民、济世为怀的侠义初心,只是改了成事的方法与途径而已。

此时,他脚下的路,虽然曲折而艰险,却实实是一直向前的,更重要的是,在这条全新的路上,他不再是独自一人踽踽而行,他找到了一个值得他信任追随的同路之人——公输鱼。故,他会比以往更加信念坚定而信心十足地继续走下去。

万般思绪,一抿茶香。

雨隹喝了一口清茶,放下茶碗,接着说:“鱼贤弟今日特地过来,可是有何要事”

“哦,我今日过来,主要是表达谢意。感谢羽隹兄提供的方法,有效压制了“念力御木”秘术对本体的反噬伤害,此次宫中一行,经你改良的‘老二’可是帮了大忙呢,而且,全程都没有对我产生什么不良影响。对了,这说起来,不仅没影响,那一日,我竟感觉像是喝了三碗鸡血似的,精力体力都好得不得了,上天入地折腾了一整天,临了还背着一座冰山跑了数十里……”

听公输鱼此一番夸耀,雨隹面上无喜,反倒是蓦地皱起了眉,那浓黑的眸子若雨前天边翻卷着的层层密云,顿时又深了几分。

然后,

“嚓”的一声!雨隹手底闪出一抹银色,若花微绽、若雨飞溅,带着极利的杀气与寒气,极速冲公输鱼面门而去!

公输鱼还在一片喜气祥和中炫耀着“那日的神奇之事”,万想不到,眼前更加神奇的事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发生了——雨隹的杀招已至眼前!

什么情况!发生了何事为什么……

哪有时间给她去问去想,那根银针的速度如光,其势足以透穿墙壁,映着炉火,似点点血丝盘绕,带着噬命之戾,若躲不开便只能是死!

盘腿而坐于椅靠里的公输鱼,此时再想跳起来,根本不可能,只得带着身后的椅靠一起,直接后仰,以至于身体折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角度。

那银针贴着公输鱼的身体飞行,仅隔毫厘之距,眼看着就要有惊无险地擦身而过了,不料,就在它到达公输鱼颈部的时候,居然裂开,一分为二!上面那根继续保持原轨迹飞行,与公输鱼擦身而不触,可分裂出的下面那根,则是径直刺向此刻公输鱼因后仰而完全暴露在外的下颌!

裂雨针!

这是公输家顶级暗器雨针的升级版。它如雨针一般,细、厉、极,入穴无痕、夺命无声,更是在其基础上变化出分身,且分裂时的轨迹不定,根本无法提前预测,让人更加遁形无处。

这等级数的暗器,即便是公输家人,也是鲜有能够达到可以使用之的境地,不想,“外人”雨隹竟能这般随意使出。看来,他多年致力于钻研、破解、改造公输家的机关暗器,还是有所成就的。

这一点,早在当初凤府夜宴比试时,公输鱼就已知晓,故而并不奇怪,可奇怪的是,雨隹为何要在此刻突然对她出手。

然,在利针刺向命脉的刹那,一切疑问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保命。

任何躲闪抵御的动作都快不过自行分裂后的裂雨针,能够比它快的,唯有意念。

“起!”

情急之下,公输鱼再施念力御木。衣领中的贴身木牌擎了念术,即时展开,护于颈间,刚好挡在了分裂出的那根银针所抵达之处,精确无误!

“啪”的一声微响,那银针竟是没有刺入木牌,只是轻碰了一下木牌,便自行落地了。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