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八章 猫兄学坏(1 / 1)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园子里,盈月之光幽幽,斜插枝头缓缓,铺撒池面漫漫;三两鱼儿嬉戏,漾起层层水纹,打散了那一掬清辉;风拂过,枝影乱,夜再难静。

公输鱼走到倚月庐园门外,就见班九已在这里等候了。

适才夜食散场之后,他们二人便兵分两路。公输鱼跟楣夫人进三堂叙话,班九则是悄悄地去了一趟大公子凤孝的弄风斋。

公输鱼知道凤孝被楣夫人安排去了乡下庄子里做事,并不在府中,故,她此时秘密安排班九去弄风斋,并非是要寻凤孝,而是要趁着凤孝不在,将一件东西放归原处——《五女夜醉图》。

毕竟是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嘛。虽然当初她从凤孝那里借走此图,用的是“不问自取”式的借,但她还是觉得理应归还

公输鱼第一次知道《五女夜醉图》,是在拂云阁缸破尸现的那晚。大公子凤孝搬出此图来为自己的话佐证,一时震惊四座,可见此图在“色界”之赫赫威名。

后来,公输鱼住进了弄风斋,凤孝毫不吝啬地与她这个“表弟”分享了此图。精湛的画技、绝妙的构图、宏大的场面,再加上凤孝专业的讲解,瞬间令公输鱼“成长”了不少。可尽管再怎么精妙,公输鱼觉得,也不过就是张春宫图而已。

进国子寺之前,公输鱼对一些相关的重要人物都做了调查,得知国子寺博士祭酒向辰子乃是出了名的“贪财好色”之徒,便突发奇想,从凤孝那里“借”走了此图,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果然,在她于国子寺夜探藏贤阁那次,此图便派上了用场,用以诬陷世子谈傲、堵向辰子的嘴、助自己脱困。不过,自从她被逼无奈将此图“献”给了向辰子之后,每每想到凤孝若发现丢了此宝贝该是何等的肝肠寸断,她心里便惴惴不安。

她曾多次想过将此图从向辰子那里偷回来,可期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又是被卷入九命案、又是受邀入宫修灯,她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盗图。

直到天贶节那晚,当她将成玦从宫中带回,破地而出,闯进向辰子的卧房时,惊见那老狐狸夤夜秉烛,竟是正在“钻研”此图。那情形,让她不由地心中起疑老狐狸果真是如此好色到了每晚不看春宫图就不能入眠的地步了吗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她马上联想到,宫中祭祀时,黄香突然折断,御史丞为指认鹂妃乃祸国妖妃,举例提到十七年前秦子牙淫乱宫闱,年终尾祭也曾黄香不燃,结果致使夜羽军于西境战事中莫名地全军覆没。这个秦子牙,可正是画此《五女夜醉图》的人呀。

永成王朝历代帝王,奢靡淫逸者居多,几乎每朝都养有专职的春宫图画师。秦子牙便是其中佼佼者,技法高绝,被坊间封为“色界至尊”,深得先帝喜爱。故而,十七年前,即便是有人将年终尾祭黄香不燃、夜羽军离奇覆亡全都怪责到他头上,先帝也没舍得杀他。

当今圣上成璧,也并非心无杂念的修行君子,从鹂妃如此受宠就能看出,他的喜好应该也是与往昔皇帝无异,可为何他一登基继位,便马上将春宫圣手秦子牙腰斩了呢给一个本职就是画春宫图的宫廷画师贯上“淫乱宫闱”的罪名,真真是有些“愈加其罪”了。他何故如此着急除掉秦子牙

十七年前,秦子牙、夜羽军、成璧,十七年后,皇帝、御史丞、向辰子……公输鱼隐隐地觉得,此《五女夜醉图》除了是色界圣物,似乎还另藏玄机、另有隐情。

于是,她趁着向辰子当时的注意力全在晕厥的成玦身上,便使了个障眼法,假装撞到书案,又将此图从向辰子那里给“顺”了回来。她料定了向辰子即便知晓是她顺走的,也没理由再找她讨要,就算是找她讨要,她也是断不会承认的。

如她所料,事后,向辰子虽然明知自己吃了暗亏,也没来找她追讨,可是,她把图顺回来之后,仔细研究了好几个晚上,却也并无任何发现。

一时间,要做之事太多,她没有更多的功夫继续钻研此图,况,她思量着“哑巴吃黄连”的老狐狸向辰子失了图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又会使出什么难以预料的诡计。以免夜长梦多,她干脆决定将此图放回到凤孝这里,予取予求,比放在国子寺可要安全多了……

公输鱼走到班九跟前,看其表情(如果有的话)即知还图之事很顺利,无须多问,便先是伸了个懒腰,接着揉了揉肚子,说“哎呀,刚刚夜食的时候,都只顾着说话了,尤其拂儿那丫头闹腾得厉害,害我都没怎么吃。现在觉得好饿呀。走,咱们去大厨房瞧瞧,找些东西来填填肚子!”

说着,公输鱼便拉起班九朝着大厨房的方向走去。

“哎猫兄,刚刚还图的时候,你没趁机偷看吧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可不要学坏了啊……”

“你不是一连几晚,也在看。”

“我那是在作研究,想弄清楚那图里面有没有藏……哎,不对!刚刚那句话,你为何用了一个‘也’字啊!你果真是偷看了!是与不是别躲,你说,是不是偷看了老实交代……猫兄你学坏了啊……午后在茂通坊被一群女子围着,可是动了凡心……明日我定要让大表兄再带你去折杏苑,找个小娘子,好好调教调教你!哈哈哈……哎,你往哪里跑,等等我……”

月拢南风徐,银河微浪起,几点疏星似桐雨。朱门内,夜正浓,青石路面上撒落的,尽是少年不羁的身影与无畏的笑语。

凤府大厨房里。

早在戌时初刻便已经熄了大灶之火。此时已近亥时,仆婢们都已回去休息了,只有烧火婆子吴婆子一人还守在小灶前忙活着。

小灶开着,炉火煨煨,笼屉上冒着白气,有阵阵的清香飘逸着,丝丝渺渺,如一展山路上的酒旗,迎风翻飞,猎猎飘扬,等待着迟来的贵客。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