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一章 痴痴执念(1 / 1)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我几乎寻遍了整个后宫,查访了所有的宫婢名册,甚至是跑去罪奴所里一间间查看,都没有找到她。我开始怀疑那一夜的真实性,或许,就如我当初在战场上昏迷时梦见的母亲一般,只是一个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假象。

就在我几乎失去了寻找她的信心时,权贵妃带着她的独女出席了那一年的年终尾祭。我惊讶地发现,原来,我要找的人,竟是琬公主。她被一袭锦衣裹着,瓷娃娃一般,那么美丽,那么高贵,笑容还是那么温暖纯净。我真想冲过去拉住她,哪怕是能跟她说上一句话也好,可是,她身份尊贵,被一大群侍婢围着,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她,我根本就没有资格接近她。

为了能够接近琬儿,我只得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地位。我不断地讨好太后,为太后操持一切,让太后离不开我,终获认可,得到了掌管整个懿寿宫的权力。依附着太后的恩宠,整个后宫再无人敢对我不敬,也再无我不能进去的地方。

借着为太后办事,我可以有各种的理由进出安鸾宫,本以为可以随时得见琬儿,却才发现,权贵妃似乎总在藏着琬儿,即便是不得已让琬儿公开露面,也是让奚嬷嬷等人守卫得相当严密,几乎就是生人勿近。我想接近她,也是不易。

好在琬儿机灵,与我暗语约定私会。经我再三追问,她才告诉我,原来她自幼便患有隐疾,病情不稳,故而权贵妃才会对她如此严加管控。小时候我与她初见那夜,是她唯一一次偷穿了侍婢的衣服,逃出了安鸾宫,不想竟是顺着食盒通道爬进了佛堂,遇见了正在被禁闭的我。琬儿给了我动力,助了我摆脱困境,而她却因为病症,至今每天还在过着我初入宫时那种没有自由的日子。

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候,琬儿出现在了我面前,那是上天恩赐的情缘;我历尽千辛、费尽心机去寻她、去接近她,那是上天对我的考验。终于,我以为自己有了资格可以接近琬儿,便是通过了考验,圆满了,不料,竟是还有一道病魔的槛,横在我与琬儿之间,让我不能真正接近她,不能随时随地想见她便能见到她。于是,我又开始潜心研究琬儿的病,希望能够寻得救治之法,让琬儿可以摆脱病痛的折磨,可以自由自在地奔跑于阳光下。

初始,我只知琬儿患的是毒痛症,且权贵妃不允将其病情公开,只是常常以她自己患病为由,私下请相好的医人丞来诊治,奈何医人丞也并无良方。如此,我便开始于宫外秘密寻找治疗毒痛症之法,机缘巧合,辗转寻到了你家掌柜,又得先生圣手,获了良药,以花生酥为掩,与我带入宫中。

一年前,当我第一次把带药的花生酥交给权贵妃的时候,她勃然大怒,怪我不该出宫寻药。任我如何哭求,她亦不允琬儿服用。奈何,那时琬儿的病情突然加重,不仅是毒痛症频发,更是时常意识不清、性情大变,伤人自伤,几乎性命难保。权贵妃百般无奈,终也只能松了口,让琬儿尝试新药。万不曾想,那药不仅能够有效抑制琬儿的毒痛症,就连意识性情也稳定了不少……”

这是一个有关情缘、有关执念的故事,但换个角度来看,更是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励志故事:琬公主幼时的一次夜逃乱闯,竟是成就了今日杀伐果决的再雎郡主。

难以想象,再雎这么一个被阖宫当作怪物看待的战场遗孤,在全无倚仗的情况下,于虎狼成群的后宫里,是如何一步步摆脱观念囹圄、改写自身命运,一步步拿下整个懿寿宫,获得太后与皇帝的认可,最终光环加身、自拥尊位的。

再雎能走到今天,虽然过程被她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但是想必,如天贶节当日在祭台上亲手推钦天寺丞进火堆的事,她不知得做过多少次。这个独属于她的故事,以食母亲血肉为开始,注定了必将是一步一个血脚印。最不可思议的是,这所有的一切,皆是因为她心中想要“配得上接近成琬”的一份执念。

公输鱼对这般有目标有作为且百折不挠的人表示钦佩,但她更在乎的却是整个故事里的这句话“一年前,成琬的病情突然加重”。

一年前,公输鱼还在落凤洲公输家,正在为进帝都谋大事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那时,她偶然在母亲翻看的一本医书里瞥见了“毒痛症”这三个字。为此,她还做过一番研究,故而才会对此症有了诸多的了解,才能在第一次进安鸾宫的时候,从各种的草药和香味中识别出治疗此症的方剂,并从面色体态神情上断定患有此症的人不是权贵妃。

一年前,成琬的病情突然加重;一年前,母亲在翻看有关毒痛症的医书。这两者之间会否有何关联呢看上去远隔数千里,不像是有关联,但是她进帝都时,母亲却是给了她一个密封的白蜡木盒子要她亲手交与权贵妃,还有一句“五年无虞”的传话,权贵妃收了那白蜡木盒子,更是回了一句“遵命”。

如此种种,不得不令人遐想无限……

“你说!我只想与琬儿在一起开开心心地生活,怎么就这么难过了一关又一关,过了一关又一关,没完没了,好像所有的神佛皆看我不顺眼,制造各种各样的劫难来阻止我……”再雎猛地伸手去抓公输鱼,尖尖的指甲险些戳到正在出神的公输鱼脸上。

幸而公输鱼反应够快,及时躲过了这场毁容劫,保住了那张骗人时特别好用的脸。

唉!公输鱼伸手扶住已然是醉得有些坐不稳的再雎,箍揽着她,让她不得再张牙舞爪耍酒疯,也不知她是否还能听到,且自顾地劝解道:“郡主,你跟随太后礼佛多年,理应精通各种佛理,当知要对‘贪嗔痴’避之不及才对,怎还会陷在‘痴’里难以自拔呀若你发现自己的路上有过不完的劫数和难关,且所有人人事事都跳出来反对,那会不会是你的路从一开始就走错了呢或许,琬公主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与你一起开心生活之人,你又何必这般不顾一切地强求呢命中无她,即便你抛此一身、追逐终生,也是徒劳……”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