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六章 以唇舐毒(1 / 2)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后来,不知因为何事,成玦惹恼了前太子。前太子竟是直接下令将成玦与桑嬷嬷赶出了东宫。影较虽不明所以,但还是毅然选择了跟随成玦。

监国太子谕令,成玦十二岁便得了一个滕王的头衔,并独立开府建衙。这本该是天大的好事,但实则乃是前太子的刻意羞辱责难。成玦空顶着一个“滕王”的名头,没有食邑、没有封地、没有俸禄,连生计都成问题。前太子还下令任何皇亲国戚皆不可救济成玦,摆明了是要成玦变成第一个“被活活饿死的亲王”。一时间,这成了整个帝都的一大笑谈。

影较很是不解,前太子素来不是阴损苛刻之人,成玦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他,竟会被他这般折辱惩罚

空空荡荡的滕王府,只有成玦、桑嬷嬷、影较三个人,挨饿受冻,无以为继。那时前太子在民间的威望很高,被他惩罚之人,民众们皆认为必是极恶之徒,活该饿死,就连影较想找点事做也无人肯给他机会。

桑嬷嬷变卖自己的首饰给成玦抓药,不想,药铺竟是也不肯卖药给她。无奈,她只得辗转寻到了坊间“黑”郎中,陌鱼抚。

不在牌面上的坊间“黑”郎中,与正经的医人就是不同。陌鱼抚倒是不在乎什么“太子谕令”,在自己的医庐里给影较安排了一个打杂的差事,但也不是平白的,他对成玦身上的奇毒非常感兴趣,他的条件就是要成玦答应由他来给成玦做治疗,不管用何方法,成玦都得无条件配合,直至治愈为止,其间致死致残,各安天命。

这简直与趁火打劫无异。影较自然是不允的。但成玦却是点头同意了。成玦跟影较说,以他们当下的境况,能抓住一个肯打劫他们的人,便是抓住了一条活下去的出路。

如此,三人的衣食和成玦的药,算是都续上了,终于渡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期。

再后来,前太子因谋反被诛,由三个人组成的滕王府作为“受害者”,方才得以翻身,开始有了正常的王府供给。

按说,有这般经历,成玦该憎恨前太子才对,至少也该是厌恶吧,可不知为何,前太子死后,成玦竟是大病了一场,陌鱼抚连续熬了几个通宵,险些没能将其救下来。而更奇怪的是,成玦病好以后,竟是跟自己一直最亲近的桑嬷嬷“隔绝”了。

现在,成玦拖着病体,与柳下薇、向辰子等人,一心为前太子平冤复仇,看那劲头儿,是连命也不在乎的。桑嬷嬷除了哭泣就是在佛前祝祷,奈何成玦依旧不肯见她,她也只能时时提醒影较好好照顾成玦、时时护其周全。

如此种种,有很多都是影较想不明白的,而成玦是有大主意的人,做事自有章法,素来不喜向别人解释,而且,那些过于复杂的纠葛与因果,真真假假,即便是成玦解释,影较也未必听得明白,但是无妨,这么多年来,影较已经习惯了听成玦吩咐做事。

在影较心里,他的主子成玦才貌双绝、举世无双。他别无他求,只求成玦能够好好地活着。只要成玦活着,不管想做什么,他都会尽最大努力助其达成,不需要解释原因。

可即便如此,成玦的身体还是不可避免地一年比一年差,一月比一月差。影较不敢往后看,也不敢往后想,惟愿“血养之法”能够一直为成玦续命,惟愿陌鱼抚能够研究出解毒新法,彻底治愈成玦的病……

滴答滴答。

午时到。自子时起,至此,六个时辰已足。

“吱嘎”一声,厢房的门打开了。

看到陌鱼抚走出来,影较一个箭步飞扑了上去,“先生!主子没事了吧我进去看看他……”

正要往门里挤的影较,被陌鱼抚一把揪住了衣领子,又给提溜了出来。

影较面色一紧,“先生为何阻我进去该不会是主子有什么事吧”

“他没事,不过,你有事……”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