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三章 来时路殁(1 / 1)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

公输鱼继续说:“将雨隹兄掌握的这些信息与刚刚黄掌事人所说的那一部分情况结合起来,我们完全可以推演出紫雕出意外当晚整件事的真相……”

听到“真相”二字,大家下意识地即刻闭嘴,瞪大了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公输鱼,郁郁于心数月的疑团终能得一个解释了,必是要听个详尽,万不能错过了什么细节才行。

而黄隼则是紧拧着眉头,似解不开的乱麻。他自然是想知晓真相,想还紫雕一个清楚明白,可又有些害怕知晓真相,害怕亏欠紫雕的,他还不起。

雪鹰面色青白,那只一直被黄隼紧抓着的手腕因为缺血,微微悸动。她不敢再去猜测公输鱼能够推演出一个什么样的真相,对于这个花招辈出、满身陷阱的表少爷,她防不胜防、全程无力招架,唯有紧紧守住自己的嘴巴,不露分毫,以免说多错多。

公输鱼将两方的信息于脑中排列整合,如若铺展开了一幅战局沙盘,细细梳理盘点每一处枝节,或合并,或互补,或联通贯穿,并将所悟所得及时汇总、实时输出,说与众人听。

“雪鹰以那条暗通晋王府的隐秘消息线让黄隼以为紫雕有了二心,让黄隼于此密线里发假消息给紫雕,并骗黄隼说此举是为了让紫雕暴露,好以此劝紫雕回头。而与此同时,雪鹰又利用黄隼在那条密线上所发的消息去骗紫雕。紫雕熟悉黄隼的发信手法,收到密信必是知晓乃黄隼所为,便顺理成章信了雪鹰所言,以为是黄隼起了二心,在以此密线与晋王府勾结。黄隼不声张,单独邀约,是想劝紫雕回头;紫雕不声张,单独应约,是想劝黄隼回头。可他们并不知晓,雪鹰从中作梗,早已将密信篡改。于是,二人一个在十里亭空等了一晚,一个则是毫无防备地步入了提前设好的伏杀圈。或许,紫雕已经预料到了此行会有危险,但为了好兄弟黄隼,他愿意拼上性命赌一把,所以他才会在临出门前交代手下,若自己回不来,便向楣夫人禀报说他是外出执行任务出了意外,也算是最后再护黄隼一次周全。我料想,紫雕当时的想法应该是,既然豁出此命也拦不住黄隼,便干脆成全自己的好兄弟得到想得的东西。可惜,他大义错付,怎会想到,就在他被害时,他的好兄弟黄隼正在距其五里之外枯等,全然被蒙在鼓里……”

因你而死,还要设法成全你的执念。这般同袍兄弟情义,怎能不令人唏嘘而雪鹰毒计,生生令这份兄弟情义成为了彼此终生难平的亏欠与遗憾,怎能不令人愤慨

众人齐齐看向雪鹰。那一道道视线,有的淬火,有的含冰,竟是比刚才雨隹射出的银针还要厉、还要毒。

而此刻的黄隼,整个人都是僵的。

方才,得知自己一腔痴情被雪鹰欺瞒利用、弃入沟渠,黄隼双目充血,心痛难忍,却是没有流一滴眼泪,而此刻,得知紫雕竟是为了拉他一把方才中伏,还在临死前留下那样的交代,护他最后的周全,黄隼再也绷不住了。他感觉自己体内好似还有一根未被拔出的银针,正在逆着血流的方向涌动,将他刺划得每一条经脉、每一根骨头、每一块皮肉都在痛,最后,那银针直接插在了他的泪腺上,泉涌溪流,泪不能歇。

雪鹰一边躲闪着周遭谴责的眼神,一边看向黄隼,即便相识多年,却也从未见过黄隼这般,她蓦地有些恍惚怔愣。

一直以来,她心气旺、自视高,最是难忍有人位于她之上。对她而言,屈于人下的感觉犹如蚀骨一般,每日每夜,无时无刻不在咬着她、刺着她。她追随欲望一路前行,越走越远、越陷越深,早已忘了,她对付的这些人,黄隼,紫雕,都是与她一起并肩作战长达十年之久的人。同袍之情,犹甚血亲。紫雕与黄隼之间如此,与她又何尝不是如此紫雕曾帮她化解过多少次危机,出过多少次主意;黄隼替她挡的刀、背的锅,大大小小更是不计其数。

欲望在云端,她追得太急,走得太快,竟是从未想过要停一停,去看一看身边的这些人。哪怕只是看上一眼。就如此刻,她看着黄隼在她面前哭,像个孩子一般委屈地哭。她还会举刀朝向紫雕吗她还会下得了手推黄隼去死吗

而如今,一切都晚了。她的双手早已沾满了血,自己同袍兄弟的血。来时路已殁,她再也没有停下和回头的资格了……

留给大家处理情绪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公输鱼继续说道:“知晓了这个真相,我同样也是悲从心起意难平,但是最底层的真相尚未挖出,逝者英灵还未能真正得到慰藉,现在还不是我们难过的时候。如果大家认真听了刚才我分析的紫雕出意外当晚所发生的所有事,应该能够注意到,是雪鹰最早发现了与晋王府私通的那条隐秘消息线,她先是以此密线于黄隼面前诬陷紫雕,又以此密线于紫雕面前诬陷黄隼,甚至就在今晚,她还在以此密线于大家面前诬陷黄隼,而黄隼用那条密线发出的消息,也是雪鹰接了去,并在篡改后交给了紫雕。先不说连通晋王府这等级别的隐秘消息线她是如何能够得知的,就单看她这几番所为,明显是对此密线的运作了如指掌。何以如此唯有一种解释,这条密线,根本就是她雪鹰与晋王府勾结所用!”

一个炸雷直接劈在了雪鹰的头顶。方才有些许意兴阑珊的她立时重新抖擞,如斗鸡一般,即便全身的皮毛殆尽,亦是还须再战,唯能死、不能退。

“表少爷,你巧舌如簧,利用紫雕出意外之事大做文章,哄得所有人都对我横眉冷对,就连黄隼兄也被你蛊惑得与我倒戈相向。你还想如何再往我头上扣一条背叛帝都耳目网、勾结晋王府的罪名吗别以为我孤立无援就会任你鱼肉!红口白牙,想让人心服口服,你得拿出证据才行!”

加入书签

章节目录